洗浴門經典寫人短篇散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_老师漫画之无翼乌全彩无遮_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

  散文就筆法而言,細小處落筆,詩意盎然。

  我想握住你的手

  真情莫過共握手!——題記

  虛掩的房門“咯吱”一聲開瞭一道縫隙,爸探進半個腦袋向裡張望。天剛亮,同房的病友可能正在夢鄉。我剛醒,縮著身子用被角半掩著臉。沒錯,是爸!

  紅的,一大束康乃馨,我驚呆瞭。那天,爸依舊是穿著那身泛白的工作服,頭發很凌亂,或許外面風大。清早的霧水打濕瞭他的發尖,臉上似乎還帶著風的痕跡,看起來比以前滄桑瞭許多。然而,我禁不住想笑,爸的樣子笨拙而滑稽,他那一身裝扮與他胸前一大束康乃馨極不相稱。我總以為,鮮花該是有著某種浪漫和情調。爸朝我這邊走來,我咧著嘴躲在被角裡偷偷地笑。“哦,醒瞭。”爸驚詫的表情讓我知道我是多麼愛睡懶覺。“嗯,可是老爸,您這花是給我的?”我還是有點狐疑。這一問,爸反倒有點緊張,兩隻手不停地換著拿花,臉上泛起瞭紅暈,慌亂地點瞭點頭。“昨天還和你媽商量著買什麼,後來你媽說你喜歡康乃馨。一大早我就到花店揀瞭幾束新鮮的,隻是店主將它包裝得太鮮艷……”爸停住瞭,他可能真的不習慣這種送花的場合。

  爸翻遍瞭抽屜終於找到瞭一個插花的瓶子,很臟。沒等我說話,爸已放下瞭花一路小跑著出去。我端詳著那一大束火紅的康乃馨,竟不知怎麼已被感動瞭。我又想起瞭出事的那天,媽的慌亂,爸的平靜。腿摔成瞭骨折,都怪我騎車太粗心。當時隻記得一陣劇痛,腿再也拿不動瞭。醫院的急診室在四樓,電梯口擠滿瞭人。我知道爸媽是擔心我病情嚴重才決定上急診室。爸背著我急匆匆地爬樓梯,一路上沒歇過。伏在爸的肩上,我清清楚楚地看清瞭他臉上的汗珠。爸的身體很精品視頻在線單薄,可背我的時候我分明感到瞭他的力量。四樓,我不知那長長的樓前馬賽主席去世新聞道有多少階,也沒有目睹爸將我送進急診室後的氣喘籲籲。那絕不是一段好走的路……爸捧著花瓶進來瞭,臉上是憨厚的笑。那一刻,我有一種想哭的感覺。人說,樸素的愛卻是最偉大的。我恍然明白,其實爸從來沒有給過我富麗堂皇的愛。我和他的故事沒有影片上的轟轟烈烈。我的童年,他的愛是交給瞭三月裡高飛的風箏,黑眼睛的小鯽魚……點點滴滴地用溫暖包圍我長大。

  不知何時,爸已插好瞭康乃馨,一個人憨憨地在排列每朵花的順序。左邊、右邊、向上、向下。我靜靜地凝望他,感受滿屋裡清晨的祝福。花瓣上,一滴露珠滑落瞭下來。微妙的情感裡,康乃馨也懂得為我流淚。

  ……我漸漸地睡著瞭,迷迷糊糊有一雙手將我的手輕握,我沒有睜開眼,然而我的眼淚卻終於不爭氣地流瞭一滿臉。

  這個等字不尋常

  朱潤青

  六月,似火的驕陽高高地懸掛在空中。校園內,蟬們爭先恐後地鳴叫著。然而外界的喧囂和熱鬧都無法感染我,我拖著一顆考試發榜後疲憊的心,漫無目的地在偌大的校園中遊蕩著,強烈的陽光刺的我的眼睛生疼生疼的,然而更刺眼的則是手中試卷上鮮紅的分數,像一張血盆大口,吞噬瞭我所有的自信和驕傲。

  不知不覺中,我逛到瞭傢長接孩子的西門前,在一大堆等待接孩子大贏傢的傢長中,我一眼就看見瞭身著紫色外套的母親,正當我邁開步子準備跑過去的時候,我想起瞭今天的考試,於是腳底就像生瞭根一樣停在原地,我找瞭個隱蔽的地方,蹲下來仔細地觀察起媽媽。隻見她一直使勁地踮著腳尖向教學樓出口的方向望去,就這樣過瞭一會兒,原本人頭攢動的大陳坤與兒子合照門前,隻剩下瞭媽媽和另一位傢長還沒有接到孩子,這時,一個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從教學樓裡跑瞭出來,牽瞭母親身邊傢長的古代三級電影手,回傢去瞭。母親看著他們還未遠去的背影,伸手想叫住他們詢問些什麼,卻隻是張瞭張嘴,什麼都沒說。然而,我躲在這裡卻看得到母親的焦急,她開始更加頻繁地看手表,來來回回地在大門口踱步,望著教學樓上亮著燈的窗戶一看就是半天,還似乎在焦慮地思考著什麼。

  這時,“轟隆”一聲響雷把母親沖沉思中驚醒瞭,她猛地抬起頭,看瞭看天空中濃鬱地能夠擠出墨汁的烏雲,掏出手機撥號,不一會兒,我的手機就在我的褲兜裡瘋狂地振動起來,我的手在接聽和掛斷間猶疑不定,還是選擇瞭掛斷。

  就在我摁下掛斷鍵的同時,母親也處緊瞭眉頭,滿面擔憂的樣子,幾次想轉身走回車裡,卻又走瞭回來,我看到這一幕,突然記起瞭母親是最怕下雨天打雷的。“糟糕!”我懊惱地大叫。這時,“轟隆隆”又一聲驚雷砸下,母親忍不住捂住瞭耳朵,而就在雨點噼噼啪啪地掉下來的同時,我再也顧不得什麼考試分數和膽怯,飛奔到瞭母親面前想要安慰她。母親看見我,一絲不易察覺地喜悅悄悄地從她臉龐滑過,而她在看見我手中的試卷和心灰意冷的表情時,皺瞭皺眉,隨即走瞭過來,輕輕把我攬在懷裡。再次聞到她身上熟悉的馨香,我的淚水莫名其妙地流瞭出來,“你為什麼怕雷還不車裡去?”我趴在母親肩膀上抽噎著問,“因為怕你找不到我著急,所以就站在這裡等你出來啊!”母親笑著回答,而我卻哭地更兇瞭。

  第二天早晨,母親看見我依然膽怯的眼神,湊到我耳邊說:“今天好好考試,我在傢等你回來。”聽瞭這話,一股力白日夢我量緩緩註入我的心田,我昂首挺胸地走進瞭考場,而頭頂,是雨過天晴後更加奪目的朝陽。

  那一刻我終於明白,雖然成長的道路上,必須由我一個人去面對挫折和困難,但是母親永遠會站在某一處微笑地望著我,像一座燈塔一樣,為我指引回傢的方向,照亮前進的道路。

  真水無香,真愛無聲。不需要語言,隻是一個眼神,一個擁抱就足以讓我重新站起來,而正是因為母親,讓我知道,無論我走多遠,總會有一扇窗子亮著燈,等著我回傢。母親用她的愛在等我,用她的愛書寫瞭一個不尋常的等字,那是人生漫漫長路上,她對我的一種守候。

  《藤野先生》

  魯迅

  東京也無非是這樣。上野的櫻花爛熳的時節,望去確也象緋紅的輕雲,但花下也缺不瞭成群結隊的“清國留學生”的速成班,頭頂上盤著大辮子,頂得學生制帽的頂上高高聳起,形成一座富士山。也有解散辮子,盤得平的,除下帽來,油光可鑒,宛如小姑娘的發髻一般,還要將脖子扭幾扭。實在標致極瞭。

  中國留學生會館的門房裡有幾本書買,有時還值得去一轉;倘在上午,裡面的幾間洋房裡倒也還可以坐坐的。但到傍晚,有一間的地板便常不免要咚咚咚地響得震天,兼以滿房煙塵鬥亂;問問精通時事的人,答道,“那是在學跳舞。”

  到別的地方去看看,如何呢?

  我就往仙臺的醫學專門學校去。從東京出發,不久便到一處驛站,寫道:日暮裡。不知怎地,我到現在還記得這名目。其次卻隻記得水戶瞭,這是明的遺民朱舜水先生客死的地方。仙臺是一個市鎮,並不大;冬天冷得利害;還沒有中國的學生。

  大概是物以希為貴罷。北京的白菜運往浙江,便用紅頭繩系住菜根,倒掛在水果店頭,尊為“膠菜”;福建野生著的蘆薈,一到北京就請進溫室,且美其名曰“龍舌蘭”。我到仙臺也頗受瞭這樣的優待,不但學校不收學費,幾個職員還為我的食宿操心。我先是住在監獄旁邊一個客店裡的,初冬已經頗冷,蚊子卻還多,後來用被蓋瞭全身,用衣服包瞭頭臉,隻留兩個鼻孔出氣。在這呼吸不息的地方,蚊子竟無從插嘴,居然睡安穩瞭。飯食也不壞。但一位先生卻以為這客店也包辦囚人的飯食,我住在那裡不相宜,幾次三番,幾次三天地無倫下載番地說。我雖然覺得客店兼辦囚人的飯食和我不相幹,然而好意難卻,也隻得別尋相宜的住處瞭。於是搬到別一傢,離監獄也很遠,可惜每天總要喝難以下咽的芋梗湯。

  從此就看見許多陌生的先生,聽到許多新鮮的講義。解剖學是兩個教授分任的。最初是骨學。其時進來的是一個黑瘦的先生,八字須,戴著眼鏡,挾著一迭大大小小的書。一將書放在講臺上,便用瞭緩慢而很有頓挫的聲調,向學生介紹自己道:——“我就是叫作藤野嚴九郎的……。”

  後面有幾個人笑起來瞭。他接著便講述解剖學在日本發達的歷史,那些大大小小的書,便是從最初到現今關於這一門學問的著作。起初有幾本是線裝的;還有翻刻中國譯本的,他們的翻譯和研究新的醫學,並不比中國早。

  那坐在後面發笑的是上學年不及格的留級學生,在校已經一年,掌故頗為熟悉的瞭。他們便給新生講演每個教授的歷史。這藤野先生,據說是穿衣服太模胡瞭,有時竟會忘記帶領結;冬天是一件舊外套,寒顫顫的,有一回上火車去,致使管車的疑心他是扒手,叫車裡的客人大傢小心些。

  他們的話大概是真的,我就親見他有一次上講堂沒有帶領結。

  過瞭一星期,大約是星期六,他使助手來叫我瞭。到得研究室,見他坐在人骨和許多單獨的頭骨中間,——他其時正在研究著頭骨,後來有一篇論文在本校的雜志上發表出來。

  “我的講義,你能抄下來麼?”他問。

  “可以抄一點。”

  “拿來我看!”

  我交出所抄的講義去,他收下瞭,第二三天便還我,並且說,此後每一星期要送給他看一回。我拿下來打開看時,很吃瞭一驚,同時也感到一種不安和感激。原來我的講義已經從頭到末,都用紅筆添改過瞭,不但增加瞭許多脫漏的地方,連文法的錯誤,也都一一訂正。這樣一直繼續到教完瞭他所擔任的功課:骨學、血管學、神經學。

  可惜我那時太不用功,有時也很任性。還記得有一回藤野先生將我叫到他的研究室裡去,翻出我那講義上的一個圖來,是下臂的血管,指著,向我和藹的說道:——

  “你看,你將這條血管移瞭一點位置瞭。——自然,這樣一移,的確比較的好看些,然而解剖圖不是美術,實物是那麼樣的,我們沒法改換它。現在我給你改好瞭,以後你要全照著黑板上那樣的畫。”

  但是我還不服氣,口頭答應著,心裡卻想道:——

  “圖還是我畫的不錯;至於實在的情形,我心裡自然記得的。”

  學年試驗完畢之後,我便到東京玩瞭一夏天,秋初再回學校,成績早已發表瞭,同學一百餘人之中,我在中間,不過是沒有落第。這回藤野先生所擔任的功課,是解剖實習和局部解剖學。

  解剖實習瞭大概一星期,他又叫我去瞭,很高興地,仍用瞭極有抑揚的聲調對我凌渡說道:——

  “我因為聽說中國人是很敬重鬼的,所以很擔心,怕你不肯解剖屍體。現在總算放心瞭,沒有這回事。”